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秒速快3 > 输入依赖 >

张抗抗的逝去的书信的分析和赏析

发布时间:2019-06-07 06:30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开头是这样————在许多年中,我们依赖书信维持生存。书信是我们寂寞的日子里稀少的欢乐和光明。信中的每一个字都被我们贪婪嚼碎小心咽下,然后一字不漏地“输入”记忆珍藏。收信、读信和复信,常须躲闪避开周围警犬般的耳目,使得书信的来去变得隐秘而鬼祟,那...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在许多年中,我们依赖书信维持生存。书信是我们寂寞的日子里稀少的欢乐和光明。信中的每一个字都被我们贪婪嚼碎小心咽下,然后一字不漏地“输入”记忆珍藏。收信、读信和复信,常须躲闪避开周围警犬般的耳目,使得书信的来去变得隐秘而鬼祟,那仅仅只因为小小的信封承载了最大的私人空间,是充满敌意的生活中惟一的温暖和慰藉,支撑我们度过苦涩难耐的时光。

  那个冬天的小兴安岭,大雪封山,进山伐木的连队和农场断了联系,一连两个月,信件完全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。帐篷门口的雪地被盼信的人们踩得邦硬,林中只有飞舞的雪花但没有哪怕一只信封的踪影,寂静和寂寞让人透不过气,每个人都狂燥不安,快被逼得发疯。暴风雪的夜晚,我们在微弱的烛光下疯狂地写信,写给我们想得起来的任何人。一只只用米粒黏的厚信封,在炕席下被压成薄片,一只只薄片积成了厚厚一摞,硌得人腰疼。我们共同守望着冰雪,却没有邮递员来把那些信接走。有个宁波女知青是个独生女,她和父母有约,每日互有一信发出,从不间断,没有书信的那两个月,她写得信已塞满了一个个旅行袋,她甚至吃不下任何东西,气息奄奄几乎快要死去。一个休息日,有男生帮她背着那只旅行袋,顶着风雪步行几个小时到林场的场部去寄信,把那个小邮电局的邮票用得一张不剩。

  很多日子以后,天终于晴了,山沟里突然响起了拖拉机的轰鸣,我们的欢呼声震落了树上的积雪,满满的车厢卸下了我们需要的食品和杂物,还有几只沉重的麻袋——快被撑破的麻袋在几分钟内被无数双手迅速撕开,无数只沉甸甸的信封如泉水哗地涌出来,散落在雪地上,然后,一抢而空。我抢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几封信,信上的邮票已被雪花洇湿。那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节日,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同一份礼物。整整一个夜晚,帐篷里鸦雀无声,人人都在马灯下安静地读信,只听见纸页的翻动声和姑娘们喜极的啜泣。我枕着父母和友人的来信,在心里一遍遍背诵着信上的每一句话。如今想起来,信上讲的其实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但二十多年前那个夜晚,信中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使我兴奋不已。我倾听炉膛中燃烧的劈柴在欢快地歌唱,伴着山林里低低的风声,夜色从眼前的信纸上一行行挪移,终是无法入睡,早起的值日已开始担水扫地,帐篷顶上烟囱的缝隙处渐渐由灰而蓝最后变成一片金黄,天完全亮了,而我还睁大着眼睛。

  我们会像蜜蜂一样辛勤地在收发室门口徘徊,像警觉的兔子一般时刻聆听着邮递员的脚步声。我一次次穿过黑暗的楼道,一日数次爬过几十级楼梯去开信箱。明明上午信已来过,下午还是忍不住再去一次。我的手颤抖着伸进满是灰尘的铁皮邮箱,把空空的邮箱搜索了再搜索。只要指尖触到了一点纸角,未等把信封从邮箱里拽出来,漆黑的楼道已是阳光灿烂。旋风一般卷上楼去,信封就像是翅膀,平步青云,千里万里飘飘欲仙。

  在灯下铺开信纸,眨眼间气贯长虹。灯暗了窗明了,踏着晨曦去寄信,归来梦里惊醒信封上忘了贴邮票。

  书信的年代我们活在文字里。那文字充满了善意的夸张,虽有点自欺欺人却助我们度过精神饥荒。其实每一封书信都充满着被检查被告密的危险,有多少悲惨的故事源于书信引发的祸端。但书信仍在继续着,仍有那么人多痴心不改。书信是书信年代连通外界仅有的通道,惟一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。无论是盼信拆信回信寄信,每一个琐碎的过程,都让人愿豁出去抛洒所有的废话和激情。

  如今我们已不再等待书信,若是有送报的邮差捎来几封书信,倒会让你觉得稀奇,拆开看,信封里除了会议通知,便是合同公文。我们想要同另一个人私下说的话,莫非都已用电话和E—mail说完?书信时代终结后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盼望什么。偶尔我会疯狂地用笔写信,也仅仅是为了寄托对书信的怀念而已。

  实在记不清楚有多长时间没有写过信和收到过信了,粗略的算大概也有五年了吧。收到的最后一封能叫“信”的信是一远方的同学写给我的,密密的一页纸,里面夹着她的结婚照。之所以说叫“信”是因为信封里面有文字的内容,这之后也收到过,只是里面一个字没有,只是几张照片。但是每年生日或元旦或春节总能收到同学的一张明信片,那份感动和收到信时的感觉应该是一样一样的。只是这几年我好像从没写过信给别人,也再没收到别人的信,这个网络时代,电子通讯这么发达,谁还有时间和兴趣来用一纸一笔来传情达意?

  那些年的书信,就是寂寞日子里的欢乐时光,信中的每一个字都是仔细咀嚼后小心咽下,留存在心里面,再装入记忆收藏。那一份温暖和慰藉便在收信、读信、回信的过程中珍藏起来。见字如面也就如此吧,那一字一句便如写信人的笑魇慢慢在眼前铺展开来。

  如今早已没有了那一份期待了,生命中也少了一份欣喜。曾几何时,我们的思念和祝福,忧伤与快乐都通过书信传递着,字里行间充斥的是思家的温暖,友情的温馨,爱情的浪漫,那一个个小小的信封承载的是多么沉甸甸的感情。拆开信的一刹,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,让大家都看到信的那端有人在牵挂着这个读信的人。

  如今什么都有了,可以发短信,可以打电话,可以视频语音,可以QQ,MSN,还有电子邮件。我的邮箱用的时间虽也不短了,但回想起来好像并没有收到过一封像样的“信”,平时收发的几乎都是应用的一些程序或是歌曲什么的,我也并不曾用它给别人写过一封信,邮箱里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一封写给我的信。

  平日与朋友们联系,也再没说过给我写信的话了,短信,留言或电话吧,对方也这样告诉着自己,网络时代的人们可能都是一样的吧。看过一篇文章,说异地分居的夫妻俩,什么现代的通讯工具都有,可是他们很少用,而信件的往来倒是颇频繁。朋友不解,问他们,他们这样回答:那一根有形或无形的线,怎么能够承载这么重的情呢?想想也是,像电子邮件,只是通过冰冷的屏幕看到的东西,总也不会让人有见字如面的感觉吧?

  好多东西都很遥远了,遥远的再也找不到原来的感觉,只是很希望,在哪一天,能收到久违的,盼望已久的,或是出乎意料的一封来自远方的老朋友的那一手熟悉的字迹,或者哪怕是一封电子邮件呢!想想,似乎有点奢侈了,书信,可能真的正在慢慢逝去吧。

  在许多年中,我们依赖书信维持生存。书信是我们寂寞的日子里稀少的欢乐和光明。信中的每一个字都被我们贪婪嚼碎小心咽下,然后一字不漏地“输入”记忆珍藏。收信、读信和复信,常须躲闪避开周围警犬般的耳目,使得书信的来去变得隐秘而鬼祟,那仅仅只因为小小的信封承载了最大的私人空间,是充满敌意的生活中惟一的温暖和慰藉,支撑我们度过苦涩难耐的时光。

  那个冬天的小兴安岭,大雪封山,进山伐木的连队和农场断了联系,一连两个月,信件完全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。帐篷门口的雪地被盼信的人们踩得邦硬,林中只有飞舞的雪花但没有哪怕一只信封的踪影,寂静和寂寞让人透不过气,每个人都狂燥不安,快被逼得发疯。暴风雪的夜晚,我们在微弱的烛光下疯狂地写信,写给我们想得起来的任何人。一只只用米粒黏的厚信封,在炕席下被压成薄片,一只只薄片积成了厚厚一摞,硌得人腰疼。我们共同守望着冰雪,却没有邮递员来把那些信接走。有个宁波女知青是个独生女,她和父母有约,每日互有一信发出,从不间断,没有书信的那两个月,她写得信已塞满了一个个旅行袋,她甚至吃不下任何东西,气息奄奄几乎快要死去。一个休息日,有男生帮她背着那只旅行袋,顶着风雪步行几个小时到林场的场部去寄信,把那个小邮电局的邮票用得一张不剩。

  很多日子以后,天终于晴了,山沟里突然响起了拖拉机的轰鸣,我们的欢呼声震落了树上的积雪,满满的车厢卸下了我们需要的食品和杂物,还有几只沉重的麻袋——快被撑破的麻袋在几分钟内被无数双手迅速撕开,无数只沉甸甸的信封如泉水哗地涌出来,散落在雪地上,然后,一抢而空。我抢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几封信,信上的邮票已被雪花洇湿。那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节日,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同一份礼物。整整一个夜晚,帐篷里鸦雀无声,人人都在马灯下安静地读信,只听见纸页的翻动声和姑娘们喜极的啜泣。我枕着父母和友人的来信,在心里一遍遍背诵着信上的每一句话。如今想起来,信上讲的其实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但二十多年前那个夜晚,信中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使我兴奋不已。我倾听炉膛中燃烧的劈柴在欢快地歌唱,伴着山林里低低的风声,夜色从眼前的信纸上一行行挪移,终是无法入睡,早起的值日已开始担水扫地,帐篷顶上烟囱的缝隙处渐渐由灰而蓝最后变成一片金黄,天完全亮了,而我还睁大着眼睛。

  我们会像蜜蜂一样辛勤地在收发室门口徘徊,像警觉的兔子一般时刻聆听着邮递员的脚步声。我一次次穿过黑暗的楼道,一日数次爬过几十级楼梯去开信箱。明明上午信已来过,下午还是忍不住再去一次。我的手颤抖着伸进满是灰尘的铁皮邮箱,把空空的邮箱搜索了再搜索。只要指尖触到了一点纸角,未等把信封从邮箱里拽出来,漆黑的楼道已是阳光灿烂。旋风一般卷上楼去,信封就像是翅膀,平步青云,千里万里飘飘欲仙。

  在灯下铺开信纸,眨眼间气贯长虹。灯暗了窗明了,踏着晨曦去寄信,归来梦里惊醒信封上忘了贴邮票。

  书信的年代我们活在文字里。那文字充满了善意的夸张,虽有点自欺欺人却助我们度过精神饥荒。其实每一封书信都充满着被检查被告密的危险,有多少悲惨的故事源于书信引发的祸端。但书信仍在继续着,仍有那么人多痴心不改。书信是书信年代连通外界仅有的通道,惟一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。无论是盼信拆信回信寄信,每一个琐碎的过程,都让人愿豁出去抛洒所有的废话和激情。

  如今我们已不再等待书信,若是有送报的邮差捎来几封书信,倒会让你觉得稀奇,拆开看,信封里除了会议通知,便是合同公文。我们想要同另一个人私下说的话,莫非都已用电话和E—mail说完?书信时代终结后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盼望什么。偶尔我会疯狂地用笔写信,也仅仅是为了寄托对书信的怀念而已。

  实在记不清楚有多长时间没有写过信和收到过信了,粗略的算大概也有五年了吧。收到的最后一封能叫“信”的信是一远方的同学写给我的,密密的一页纸,里面夹着她的结婚照。之所以说叫“信”是因为信封里面有文字的内容,这之后也收到过,只是里面一个字没有,只是几张照片。但是每年生日或元旦或春节总能收到同学的一张明信片,那份感动和收到信时的感觉应该是一样一样的。只是这几年我好像从没写过信给别人,也再没收到别人的信,这个网络时代,电子通讯这么发达,谁还有时间和兴趣来用一纸一笔来传情达意?

  那些年的书信,就是寂寞日子里的欢乐时光,信中的每一个字都是仔细咀嚼后小心咽下,留存在心里面,再装入记忆收藏。那一份温暖和慰藉便在收信、读信、回信的过程中珍藏起来。见字如面也就如此吧,那一字一句便如写信人的笑魇慢慢在眼前铺展开来。

  如今早已没有了那一份期待了,生命中也少了一份欣喜。曾几何时,我们的思念和祝福,忧伤与快乐都通过书信传递着,字里行间充斥的是思家的温暖,友情的温馨,爱情的浪漫,那一个个小小的信封承载的是多么沉甸甸的感情。拆开信的一刹,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,让大家都看到信的那端有人在牵挂着这个读信的人。

  如今什么都有了,可以发短信,可以打电话,可以视频语音,可以QQ,MSN,还有电子邮件。我的邮箱用的时间虽也不短了,但回想起来好像并没有收到过一封像样的“信”,平时收发的几乎都是应用的一些程序或是歌曲什么的,我也并不曾用它给别人写过一封信,邮箱里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一封写给我的信。

  平日与朋友们联系,也再没说过给我写信的话了,短信,留言或电话吧,对方也这样告诉着自己,网络时代的人们可能都是一样的吧。看过一篇文章,说异地分居的夫妻俩,什么现代的通讯工具都有,可是他们很少用,而信件的往来倒是颇频繁。朋友不解,问他们,他们这样回答:那一根有形或无形的线,怎么能够承载这么重的情呢?想想也是,像电子邮件,只是通过冰冷的屏幕看到的东西,总也不会让人有见字如面的感觉吧?

  好多东西都很遥远了,遥远的再也找不到原来的感觉,只是很希望,在哪一天,能收到久违的,盼望已久的,或是出乎意料的一封来自远方的老朋友的那一手熟悉的字迹,或者哪怕是一封电子邮件呢!想想,似乎有点奢侈了,书信,可能真的正在慢慢逝去吧。

  在许多年中,我们依赖书信维持生存。书信是我们寂寞的日子里稀少的欢乐和光明。信中的每一个字都被我们贪婪嚼碎小心咽下,然后一字不漏地“输入”记忆珍藏。收信、读信和复信,常须躲闪避开周围警犬般的耳目,使得书信的来去变得隐秘而鬼祟,那仅仅只因为小小的信封承载了最大的私人空间,是充满敌意的生活中惟一的温暖和慰藉,支撑我们度过苦涩难耐的时光。

  那个冬天的小兴安岭,大雪封山,进山伐木的连队和农场断了联系,一连两个月,信件完全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。帐篷门口的雪地被盼信的人们踩得邦硬,林中只有飞舞的雪花但没有哪怕一只信封的踪影,寂静和寂寞让人透不过气,每个人都狂燥不安,快被逼得发疯。暴风雪的夜晚,我们在微弱的烛光下疯狂地写信,写给我们想得起来的任何人。一只只用米粒黏的厚信封,在炕席下被压成薄片,一只只薄片积成了厚厚一摞,硌得人腰疼。我们共同守望着冰雪,却没有邮递员来把那些信接走。有个宁波女知青是个独生女,她和父母有约,每日互有一信发出,从不间断,没有书信的那两个月,她写得信已塞满了一个个旅行袋,她甚至吃不下任何东西,气息奄奄几乎快要死去。一个休息日,有男生帮她背着那只旅行袋,顶着风雪步行几个小时到林场的场部去寄信,把那个小邮电局的邮票用得一张不剩。

  很多日子以后,天终于晴了,山沟里突然响起了拖拉机的轰鸣,我们的欢呼声震落了树上的积雪,满满的车厢卸下了我们需要的食品和杂物,还有几只沉重的麻袋——快被撑破的麻袋在几分钟内被无数双手迅速撕开,无数只沉甸甸的信封如泉水哗地涌出来,散落在雪地上,然后,一抢而空。我抢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几封信,信上的邮票已被雪花洇湿。那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节日,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同一份礼物。整整一个夜晚,帐篷里鸦雀无声,人人都在马灯下安静地读信,只听见纸页的翻动声和姑娘们喜极的啜泣。我枕着父母和友人的来信,在心里一遍遍背诵着信上的每一句话。如今想起来,信上讲的其实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但二十多年前那个夜晚,信中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使我兴奋不已。我倾听炉膛中燃烧的劈柴在欢快地歌唱,伴着山林里低低的风声,夜色从眼前的信纸上一行行挪移,终是无法入睡,早起的值日已开始担水扫地,帐篷顶上烟囱的缝隙处渐渐由灰而蓝最后变成一片金黄,天完全亮了,而我还睁大着眼睛。

  我们会像蜜蜂一样辛勤地在收发室门口徘徊,像警觉的兔子一般时刻聆听着邮递员的脚步声。我一次次穿过黑暗的楼道,一日数次爬过几十级楼梯去开信箱。明明上午信已来过,下午还是忍不住再去一次。我的手颤抖着伸进满是灰尘的铁皮邮箱,把空空的邮箱搜索了再搜索。只要指尖触到了一点纸角,未等把信封从邮箱里拽出来,漆黑的楼道已是阳光灿烂。旋风一般卷上楼去,信封就像是翅膀,平步青云,千里万里飘飘欲仙。

  在灯下铺开信纸,眨眼间气贯长虹。灯暗了窗明了,踏着晨曦去寄信,归来梦里惊醒信封上忘了贴邮票。

  书信的年代我们活在文字里。那文字充满了善意的夸张,虽有点自欺欺人却助我们度过精神饥荒。其实每一封书信都充满着被检查被告密的危险,有多少悲惨的故事源于书信引发的祸端。但书信仍在继续着,仍有那么人多痴心不改。书信是书信年代连通外界仅有的通道,惟一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。无论是盼信拆信回信寄信,每一个琐碎的过程,都让人愿豁出去抛洒所有的废话和激情。

  如今我们已不再等待书信,若是有送报的邮差捎来几封书信,倒会让你觉得稀奇,拆开看,信封里除了会议通知,便是合同公文。我们想要同另一个人私下说的话,莫非都已用电话和E—mail说完?书信时代终结后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盼望什么。偶尔我会疯狂地用笔写信,也仅仅是为了寄托对书信的怀念而已。

  实在记不清楚有多长时间没有写过信和收到过信了,粗略的算大概也有五年了吧。收到的最后一封能叫“信”的信是一远方的同学写给我的,密密的一页纸,里面夹着她的结婚照。之所以说叫“信”是因为信封里面有文字的内容,这之后也收到过,只是里面一个字没有,只是几张照片。但是每年生日或元旦或春节总能收到同学的一张明信片,那份感动和收到信时的感觉应该是一样一样的。只是这几年我好像从没写过信给别人,也再没收到别人的信,这个网络时代,电子通讯这么发达,谁还有时间和兴趣来用一纸一笔来传情达意?

  那些年的书信,就是寂寞日子里的欢乐时光,信中的每一个字都是仔细咀嚼后小心咽下,留存在心里面,再装入记忆收藏。那一份温暖和慰藉便在收信、读信、回信的过程中珍藏起来。见字如面也就如此吧,那一字一句便如写信人的笑魇慢慢在眼前铺展开来。

  如今早已没有了那一份期待了,生命中也少了一份欣喜。曾几何时,我们的思念和祝福,忧伤与快乐都通过书信传递着,字里行间充斥的是思家的温暖,友情的温馨,爱情的浪漫,那一个个小小的信封承载的是多么沉甸甸的感情。拆开信的一刹,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,让大家都看到信的那端有人在牵挂着这个读信的人。

  如今什么都有了,可以发短信,可以打电话,可以视频语音,可以QQ,MSN,还有电子邮件。我的邮箱用的时间虽也不短了,但回想起来好像并没有收到过一封像样的“信”,平时收发的几乎都是应用的一些程序或是歌曲什么的,我也并不曾用它给别人写过一封信,邮箱里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一封写给我的信。

  平日与朋友们联系,也再没说过给我写信的话了,短信,留言或电话吧,对方也这样告诉着自己,网络时代的人们可能都是一样的吧。看过一篇文章,说异地分居的夫妻俩,什么现代的通讯工具都有,可是他们很少用,而信件的往来倒是颇频繁。朋友不解,问他们,他们这样回答:那一根有形或无形的线,怎么能够承载这么重的情呢?想想也是,像电子邮件,只是通过冰冷的屏幕看到的东西,总也不会让人有见字如面的感觉吧?

  好多东西都很遥远了,遥远的再也找不到原来的感觉,只是很希望,在哪一天,能收到久违的,盼望已久的,或是出乎意料的一封来自远方的老朋友的那一手熟悉的字迹,或者哪怕是一封电子邮件呢!想想,似乎有点奢侈了,书信,可能真的正在慢慢逝去吧。

  在许多年中,我们依赖书信维持生存。书信是我们寂寞的日子里稀少的欢乐和光明。信中的每一个字都被我们贪婪嚼碎小心咽下,然后一字不漏地“输入”记忆珍藏。收信、读信和复信,常须躲闪避开周围警犬般的耳目,使得书信的来去变得隐秘而鬼祟,那仅仅只因为小小的信封承载了最大的私人空间,是充满敌意的生活中惟一的温暖和慰藉,支撑我们度过苦涩难耐的时光。

  那个冬天的小兴安岭,大雪封山,进山伐木的连队和农场断了联系,一连两个月,信件完全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。帐篷门口的雪地被盼信的人们踩得邦硬,林中只有飞舞的雪花但没有哪怕一只信封的踪影,寂静和寂寞让人透不过气,每个人都狂燥不安,快被逼得发疯。暴风雪的夜晚,我们在微弱的烛光下疯狂地写信,写给我们想得起来的任何人。一只只用米粒黏的厚信封,在炕席下被压成薄片,一只只薄片积成了厚厚一摞,硌得人腰疼。我们共同守望着冰雪,却没有邮递员来把那些信接走。有个宁波女知青是个独生女,她和父母有约,每日互有一信发出,从不间断,没有书信的那两个月,她写得信已塞满了一个个旅行袋,她甚至吃不下任何东西,气息奄奄几乎快要死去。一个休息日,有男生帮她背着那只旅行袋,顶着风雪步行几个小时到林场的场部去寄信,把那个小邮电局的邮票用得一张不剩。

  很多日子以后,天终于晴了,山沟里突然响起了拖拉机的轰鸣,我们的欢呼声震落了树上的积雪,满满的车厢卸下了我们需要的食品和杂物,还有几只沉重的麻袋——快被撑破的麻袋在几分钟内被无数双手迅速撕开,无数只沉甸甸的信封如泉水哗地涌出来,散落在雪地上,然后,一抢而空。我抢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几封信,信上的邮票已被雪花洇湿。那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节日,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同一份礼物。整整一个夜晚,帐篷里鸦雀无声,人人都在马灯下安静地读信,只听见纸页的翻动声和姑娘们喜极的啜泣。我枕着父母和友人的来信,在心里一遍遍背诵着信上的每一句话。如今想起来,信上讲的其实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但二十多年前那个夜晚,信中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使我兴奋不已。我倾听炉膛中燃烧的劈柴在欢快地歌唱,伴着山林里低低的风声,夜色从眼前的信纸上一行行挪移,终是无法入睡,早起的值日已开始担水扫地,帐篷顶上烟囱的缝隙处渐渐由灰而蓝最后变成一片金黄,天完全亮了,而我还睁大着眼睛。

  我们会像蜜蜂一样辛勤地在收发室门口徘徊,像警觉的兔子一般时刻聆听着邮递员的脚步声。我一次次穿过黑暗的楼道,一日数次爬过几十级楼梯去开信箱。明明上午信已来过,下午还是忍不住再去一次。我的手颤抖着伸进满是灰尘的铁皮邮箱,把空空的邮箱搜索了再搜索。只要指尖触到了一点纸角,未等把信封从邮箱里拽出来,漆黑的楼道已是阳光灿烂。旋风一般卷上楼去,信封就像是翅膀,平步青云,千里万里飘飘欲仙。

  在灯下铺开信纸,眨眼间气贯长虹。灯暗了窗明了,踏着晨曦去寄信,归来梦里惊醒信封上忘了贴邮票。

  书信的年代我们活在文字里。那文字充满了善意的夸张,虽有点自欺欺人却助我们度过精神饥荒。其实每一封书信都充满着被检查被告密的危险,有多少悲惨的故事源于书信引发的祸端。但书信仍在继续着,仍有那么人多痴心不改。书信是书信年代连通外界仅有的通道,惟一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。无论是盼信拆信回信寄信,每一个琐碎的过程,都让人愿豁出去抛洒所有的废话和激情。

  如今我们已不再等待书信,若是有送报的邮差捎来几封书信,倒会让你觉得稀奇,拆开看,信封里除了会议通知,便是合同公文。我们想要同另一个人私下说的话,莫非都已用电话和E—mail说完?书信时代终结后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盼望什么。偶尔我会疯狂地用笔写信,也仅仅是为了寄托对书信的怀念而已。

  实在记不清楚有多长时间没有写过信和收到过信了,粗略的算大概也有五年了吧。收到的最后一封能叫“信”的信是一远方的同学写给我的,密密的一页纸,里面夹着她的结婚照。之所以说叫“信”是因为信封里面有文字的内容,这之后也收到过,只是里面一个字没有,只是几张照片。但是每年生日或元旦或春节总能收到同学的一张明信片,那份感动和收到信时的感觉应该是一样一样的。只是这几年我好像从没写过信给别人,也再没收到别人的信,这个网络时代,电子通讯这么发达,谁还有时间和兴趣来用一纸一笔来传情达意?

  那些年的书信,就是寂寞日子里的欢乐时光,信中的每一个字都是仔细咀嚼后小心咽下,留存在心里面,再装入记忆收藏。那一份温暖和慰藉便在收信、读信、回信的过程中珍藏起来。见字如面也就如此吧,那一字一句便如写信人的笑魇慢慢在眼前铺展开来。

  如今早已没有了那一份期待了,生命中也少了一份欣喜。曾几何时,我们的思念和祝福,忧伤与快乐都通过书信传递着,字里行间充斥的是思家的温暖,友情的温馨,爱情的浪漫,那一个个小小的信封承载的是多么沉甸甸的感情。拆开信的一刹,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,让大家都看到信的那端有人在牵挂着这个读信的人。

  如今什么都有了,可以发短信,可以打电话,可以视频语音,可以QQ,MSN,还有电子邮件。我的邮箱用的时间虽也不短了,但回想起来好像并没有收到过一封像样的“信”,平时收发的几乎都是应用的一些程序或是歌曲什么的,我也并不曾用它给别人写过一封信,邮箱里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一封写给我的信。

  平日与朋友们联系,也再没说过给我写信的话了,短信,留言或电话吧,对方也这样告诉着自己,网络时代的人们可能都是一样的吧。看过一篇文章,说异地分居的夫妻俩,什么现代的通讯工具都有,可是他们很少用,而信件的往来倒是颇频繁。朋友不解,问他们,他们这样回答:那一根有形或无形的线,怎么能够承载这么重的情呢?想想也是,像电子邮件,只是通过冰冷的屏幕看到的东西,总也不会让人有见字如面的感觉吧?

http://moserfarmshomes.com/shuruyilai/324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